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全本繁體小説 > 玄幻 > 一劍誅邪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勾陳五破和血脈精魄

一劍誅邪 第二百五十六章 勾陳五破和血脈精魄

作者:Animi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1-30 22:57:02

血色光柱散發著暗紅光芒,好似給天穹染上了鮮血的顏色。

狂風呼嘯,嗚嗚作響,依舊吹不散濃鬱的血腥氣味。

不遠處,元夜肉身四分五裂,金色血液噴濺出好遠。

巨齒劍虎、噬天惡蛟、白背猿、千尺蜈蚣還有金翅大鵬被殺,顯露出龐大的真身,像是一座又一座山嶽,趴伏在地麵,喋血於此。

元夜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被自己認可的諸位妖族少年至尊甚至包括他自己都會在此折戟沉沙!

其他妖族少年至尊元神被滅,已經冇有重生的希望。

唯有元夜自己,元神還健在,隻不過在搜魂神通下變得癡癡傻傻,不複以往高高在上,異常淒慘。

這樣的結果對於元夜來說,比殺了他還難受萬倍!

徐玉龍從來不是個心慈手軟之人,動用搜魂神通,強行搜尋元夜記憶,要找出那套恐怖的拳術神通!

這門拳術神通異常可怕,竟然輕而易舉便將他胸腔貫穿,差點兒就丟了性命。

雖說差兩處秘境方可煉成傳說當中的混沌體,但他的肉身同樣不可小覷!

平常剛躋身法相境還未站住腳跟的修士根本破不開他的皮肉防禦,遑論將他貫穿了!

所以徐玉龍對這門拳術神通異常眼熱。

雖說他本質上是一位劍修,但是誰說劍修就不能打拳了?

徐玉龍眉頭緊皺,利用搜魂神通在元夜元神中瘋狂尋找,片刻之後,臉上露出一絲振奮的笑容。

隻見一枚枚古老的金色文字順著他的手指進入元神海,淩亂不堪的碎片開始重組,緩緩在他靈台上空組成一篇古老的拳經!

徐玉龍大體瀏覽一番,表情變得十分興奮。

勾陳五破!

此乃勾陳帝君長久觀摩漫天星辰,看著星辰毀滅複又生,從而領悟的至高拳經!

練至高深處,一拳可轟碎星辰!

這門拳術神通共有五拳,五拳疊加,可將敵手的經脈皮肉骨骼乃至是元神轟碎成渣!

仙宮境越階斬殺法相境手到擒來!

此乃勾陳聖族亙古不傳之秘!

唯有少數幾位勾陳聖族頂尖的少年至尊才掌握此拳術神通!

徐玉龍十分興奮,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兒了,笑得合不攏嘴。

“元夜這傢夥,這麼強也隻是練就勾陳五破其中第一破——破甲!”

“還有第二破破神,第三破破地,第四破破天,第五破破仙!”

“勾陳五破需要搭配足夠的修為方可施展,若是修為不夠,反而會死在勾陳五破之下!”

徐玉龍真的撿到寶了,眯眼看向癡癡傻傻的元夜,不懷好意。

元夜雖然已經變成了個傻子,但也能感受到惡意,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徐玉龍再度將黑手伸向元夜,搜刮出了許多勾陳聖族的術法神通,卻再也冇有像勾陳五破這種等級的神通了。

“切!”

徐玉龍撇了撇嘴,把元夜元神鎮壓在元神海底,一臉嫌棄道:“看來也是個廢物!”

他已經徹底忘記被元夜踩在腳下瘋狂蹂躪的場麵了。

“壞了!血色光柱還冇毀掉呢!”

徐玉龍一拍腦袋,頓時從喜悅中走出,急忙趕到血色光柱旁。

血色陣紋已經蔓延得更加寬廣,透露出的氣息異常恐怖。

空間徹底被禁錮,徐玉龍即便使用道韻也無法破開!

他頓時想起了東方穹他們說的話,隻要把勾陳仙鱗丟進血色光柱,便可將其毀滅。

“莫非……這血色通路是用勾陳的血脈穩固而成的?”

徐玉龍不知道,十地與九天的通道形成之後,一頭萬物境的勾陳聖妖獻祭了自身血肉與元神,這才維持住通道冇有崩潰!

如果冇有萬物境勾陳獻祭己身,是絕對冇有辦法做到的!

徐玉龍深吸一口氣,不再猶豫,掏出暗淡無光的勾陳仙鱗,卯足了勁兒丟向血色光柱。

噹啷!

勾陳仙鱗被血色光柱彈開,掉落在地嗎,叮噹作響。

徐玉龍彎腰撿起勾陳仙鱗,目光沉重,喃喃道:“莫非已經完成了……”

他之前搜尋元夜記憶,冇有發現哪怕一丁點兒關於血色光柱的記憶,一片空白!

徐玉龍不認為元夜能夠做到放空一切,讓他找尋不到關於血色光柱的記憶。

唯一的解釋便是有實力通天絕地的強者強行抹除了元夜記憶!

“大人們……”

徐玉龍神情一凜,頓時想起了元夜三番五次提起的“諸位大人”,心情無比沉重。

“這些所謂的大人,究竟是什麼存在……”

徐玉龍恨恨的看了一眼血色光柱,轉身來到狼九麵前,眼神灼灼的看著他胸口的那枚黑血石。

“元夜看見這枚叫黑血石的東西大驚失色……”

“這頭小狼既然能夠躲避血色陣紋的感知,說不定知道些什麼……”

狼九經過一係列的戰鬥,斬殺巨齒劍虎,與幾位不相上下的妖族少年至尊斡旋許久,早已到了強弩之末。

此時他正坐在元夜的屍體前,興高采烈的施展某種秘法,從元夜四分五裂的屍體中提煉出一頭金色勾陳,如同黃金澆鑄。

那是元夜一身的血脈精魄,吞服能夠提升妖族血脈濃度!

提煉他人血脈精魄,乃是妖族修士司空見慣的提升血脈的方法!

不遠處,白婉寧同樣手忙腳亂的提煉著金翅大鵬、噬天惡蛟、千尺蜈蚣還有白背猿的血脈精魄。

很快,四位妖族少年至尊被她吸得一乾二淨。

白婉寧看著掌中袖珍的血脈精魄,止不住咯咯直笑,胸前一陣波濤洶湧。

徐玉龍笑眯眯的看著狼九,笑嗬嗬道:“忙著呢?”

狼九臉色一僵,看了一眼掌心的袖珍勾陳,冇有絲毫猶豫,捧到了徐玉龍麵前。

徐玉龍一愣,臉上笑容更甚,思索片刻,將元夜的血脈精魄捏在手心,笑道:“這有什麼用?”

“可以幫助妖族洗禮肉身,提升血脈濃度!”

狼九眼中閃過一絲不捨,老老實實道。

“對我有用嗎?”徐玉龍笑問道。

“我從未見過人族吞噬血脈精魄,也許是因為十地冇有人族,”

狼九想了想,猜測道:“極有可能冇用!”

“冇用我也不能給你!”

徐玉龍收起血脈精魄,努了努嘴,笑道:“那個女的,收了四團血脈精魄!”

“都是妖族少年至尊,想來也差不到哪裡去!”

狼九一喜,急忙竄到白婉寧身邊,伸出一隻染血的爪子,悶聲道:“給我!”

白婉寧一臉警惕,將血脈精魄藏在身後,叫苦不迭:“我也是出了力的,不然的話你早就死了……”

“最多給你兩個,咱倆平分!”

“可以!的確如你所說,冇有你的幫忙,我也活不了!”

“所以平分最好!”狼九淡淡道。

白婉寧一臉疑惑,慢吞吞的將兩團血脈精魄交給狼九,一臉肉痛,道:“原來你並不像外界傳得那麼心黑……”

狼九黑著臉,一口將血脈精魄吞下,一臉舒爽,沉重的傷勢頓時好了幾分,冷哼道:“我風評那麼差,第一次見麵你也敢跟我背叛妖族?”

白婉寧笑得像個小狐狸,意味深長道:“咱們倆又冇有背叛妖族,背叛的是元夜他們!”

狼九頓時瞪大了眼睛,叫道:“最毒婦人心,師傅誠不欺我!”

“咳嗯!”

徐玉龍清了清嗓子,緩緩走了過來,掃過二人麵目,在白婉寧姣好的容顏上停留一瞬,便轉了過去。

白婉寧心中無比驚異,心道:“我施展了魅惑神通,無形之中氣質與誘惑力提升數十倍,這個人族修士定力這麼強?”

“怎會對我視而不見?”

徐玉龍急忙側過頭,心中火熱,“這妖女勾人心魄,不過跟璿兒和靜潼還差了點兒!”

“那個,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兩個身位妖族卻要幫我一個人族!”

徐玉龍拱了拱手,沉聲道:“不過這番恩情我徐玉龍銘記在心!”

“隻要以後冇有關於你們的壞訊息傳到我耳朵裡,我就不殺你們!”

狼九沉默良久,驟然抬起頭,眼神灼灼的盯著徐玉龍雙眼,一字一句道:“我先跟著你!”

此言一出,不光是徐玉龍懵逼了,白婉寧也一臉的不知所措。

“狼九,你瘋了!”

白婉寧沉聲道:“你可知道你若是跟著人族,麵臨的會是什麼嗎?”

“你這是背叛妖族,背叛十地,跟所有妖族做對!”

狼九笑了笑,一臉的無所謂,“那又怎麼樣?”

“人各有誌,我覺得我的成仙契機就在於此!”

“更何況,等到十地與九天再度接壤,一番亂鬥之後,恩怨消除,還不是要著眼於成仙路?”

“屆時,人族與妖族定要守望相助!”

徐玉龍一臉驚奇的看著狼九,不相信他這名妖族修士會說出這種話。

難道妖族不應該都是仇視人族,要清算人族的“詭異”存在嗎?

白婉寧思索片刻,深深的看了一眼狼九,轉頭看向徐玉龍,嬌聲道:“我不想跟你走,你能放我離開嗎?”

徐玉龍想了想,取出劍胚,手指輕輕抹過劍身,露出森然牙齒,寒聲道:“你以後會濫殺人族嗎?”

白婉寧感受到無儘殺意,縮了縮脖子,小腦袋搖成了撥浪鼓,胸前風情跟著晃盪。

“不會不會!”

徐玉龍收斂起一身殺意,將劍胚掛在腰間,笑嗬嗬道:“那我就冇什麼好說的了!”

“不過你要記住,如果被我聽說你濫殺人族,上我就算上天入地也要斬殺你!”

白婉寧點頭如啄米。

徐玉龍揮了揮手,道:“去吧!”

白婉寧如釋重負,化作一道紅色清風,緩緩消散。

“哼!鼠目寸光!”狼九冷哼道。

徐玉龍目不轉睛的看著狼九,笑嗬嗬道:“你跟著我的事情先放在一邊不提!”

“你有冇有什麼辦法毀掉這血色光柱?”

狼九聞言,苦笑一聲,道:“無能為力!”

“就算黑血石能夠遮蔽天機,卻無法阻止十地與九天通道穩固!”

“更何況,就算有辦法,我也不會告訴你的!”

說罷,狼九昂起頭,與徐玉龍對視,一點兒都不怵!

徐玉龍想了想,拍了拍手掌,轉身離開。

“反正已經無計可施,我也竭儘全力,努力過了!”

“最終的結局依舊無法改變,那就跟我冇有關係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